女运动员NO.1 未来10年将是她的天下

人物| 新浪体育

6-4/6-3,半决赛淘汰了小威的日本新星大坂直美在2021年澳网决赛中,兵不血刃击败美国好手布雷迪,夺得个人第四个大满贯冠军。

23岁,4个大满贯冠军,尽管世界排名她还不是世界第一,但是每个人都清楚,未来的世界将是她的。

没有人知道这个长着黑皮肤的亚洲女孩,上限究竟有多高。

当球迷还在猜测和议论时,看好大坂的赞助商们已经开始了行动。

01 接班小威 吸金女王

1999年,当小威廉姆斯获得第一个大满贯冠军时,大坂直美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。

19年后,她在美网决赛中击败了小威,赢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大满贯。

今年澳网半决赛,大坂直美又让美国人赛后泪洒赛场,并留下了可能在本赛季后退役的遐想。

这场比赛,给人留下了新老女王交替的感慨。

大阪直美与小威廉姆斯大阪直美与小威廉姆斯

在过去的12个月里,大坂直美从奖金和代言中获得了3740万美元的收入,比小威廉姆斯多140万美元,创下了女运动员单年收入的历史新高。

此前的纪录,是莎娃在2015年创造的2970万美元。

在福布斯2020年统计的收入最高的100名运动员中,大阪直美排名第29,而小威排第33。

这是自2016年以来,首次有两位女性跻身收入最高的100名运动员之列。

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(USC ‘s Marshall School of business)体育商学教授戴维-卡特(David Carter)表示:“对于网球世界以外的人来说,大坂直美是一张相对新鲜的面孔,有着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。”

“她年轻,在两种文化下成长,这两个特质帮助她与年轻球迷产生共鸣,结果就是她成为了一个全球体育难得一见的优质偶像。”

在过去四年中,威廉姆斯每年都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,税前年收入在1800万美元到2900万美元之间。

这位23次大满贯冠军在她的职业生涯中,已经从众多代言那里获得了近3亿美元的收入。

大坂直美登上排行榜榜首是几个因素的完美结合。

她在2018年美网和2019年澳网上,背靠背连续拿到了两个大满贯,让人一下子记住了这个面孔。

再加上她的血统——母亲是日本人,父亲是海地裔美国人。

黑人,少数族群的特质在欧美是不容置疑的政治正确,继而配合去年风起云涌的“Black Lives Matter”(黑人的命也是命),作为完美偶像的大坂无疑就成了众多商业品牌希望招揽的对象。

大阪直美从小就拥有双重国籍,日本体育厅和日本网球协会一直在招揽她,希望她能够选择日本国籍。

并且很早就为大坂直美准备了参赛经费,大力培养她。

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之前,大阪做出了选择——加入日本国籍(日本不允许双重国籍)。

这一决定尽管有些争议,但给她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,她可以代表自己法律上的母国参加奥运会。

大坂的成就和巨大的潜力,在铃木一朗退役后,让她成为日企开拓世界的招牌、以及世界进入日本市场独一无二的香饽饽。

大阪直美所代言的品牌大阪直美所代言的品牌

宝洁(Procter & Gamble)、全日空(All Nippon Airways)和日清(Nissin),这些赞助商都与大阪直美签署了代言协议。

大坂成为了这些公司的奥运项目形象代言人,她在日本的其他代言还包括Nissan,Yonex,Shiseido。

在本届澳网开赛前,大坂直美又新签约了三份代言,包括LV、Tag Heuer,人力资源管理软件Workday,目前个人拥有18个赞助品牌。

02 女子体育 打网球最赚钱

在小威和莎拉波娃前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是2003年小威的姐姐维纳斯-威廉姆斯,网球仍然是女性与收入最高的男性体育明星并驾齐驱的唯一途径。

自2012年以来,莎拉波娃、李娜、小威以及大坂直美是仅有的几位跻身体育运动员榜单百强的女性。

李娜给大阪直美授杯李娜给大阪直美授杯

自1990年《福布斯》开始统计数据以来,每年收入最高的女子运动员都是网球选手。

这个项目甚至曾垄断女子收入排名前10位。

上世纪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,斯蒂菲-格拉芙和玛蒂娜-辛吉斯是从事体育运动中收入最高的女性。

网球是全球唯一一项男女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平等的主要体育运动,而职业化程度同样很高的拳击和高尔夫,对女性参与者的广告价值来说,并不那么友好。

网球迷的年龄和性别结构,使得赞助顶级球员对品牌来说更有吸引力。

去年的美国网球公开赛上,男女球迷的比例为56比44,这在男性更多参与和关注大型体育赛事的背景中实属罕见。

在网球圈,不能不提一家著名的经纪公司——IMG,莎娃,李娜和现在当红的大坂,都是该公司签约的选手。

身着NIKE装备的大阪直美身着NIKE装备的大阪直美

凭借IMG的运作和大坂自身的表现,Adidas和失去了费德勒的NIKE为这位明日之星的球服代理展开你争我夺。

最终NIKE支付了超过1000万美元,和日本人签署了一份直到2025年的赞助合同,算是在失去天王后搬回了一城。

不过,这份合约和以往的赞助合约并不相同。按照常理,一旦签下某一独家品牌,该运动员几乎从头到脚都要身穿该品牌的装备,如果不慎展示了竞品标识,可能还要支付赔偿金。

即便如莎娃,小威,麦肯罗,阿加西这样的网球界天皇巨星,也同样不能免责。

此前唯一的例外是李娜,而大坂成为了NIKE继李娜后,给与免责条款的第二人。

她与全日空(All Nippon Airways)、万事达卡(MasterCard)和拉面制造商日清食品(Nissin Foods)签订了类似的补充条款。

这些赞助商对她的认可可以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。

03 经纪公司的慧眼开拓

莎娃在2004年战胜小威赢得温网桂冠时只有17岁。

IMG见识到了她的价值,便迅速行动起来,为俄罗斯人锁定了利润丰厚的长期合约。

17岁便取得温网冠军的莎拉波娃17岁便取得温网冠军的莎拉波娃 

在受伤和服用禁药被停赛影响收入之前,莎娃在11年时间里一直是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。

IMG也为13亿人的独苗李娜制定了成为亚洲网球明星的营销策略。

2011年,已经29岁,在网球界被认为绝对大器晚成的李娜夺得了法网桂冠,成为第一个来自亚洲的大满贯单打冠军。

IMG很快便为她敲定了7笔数百万美元的签约,将她的场外收入从200万美元推高至2000万美元。

在2014年退役前,李娜是唯一可以在收入上挑战莎娃的女子选手。

IMG在日本与锦织圭合作时,也取得了很大成功。锦织圭从未赢得过大满贯,但却是日本史上最成功的男选手,他的代言每年价值3000万美元。

莎拉波娃、李娜和锦织圭的成功为大坂签约IMG铺平了道路。

大阪直美与锦织圭大阪直美与锦织圭

“我们很幸运,在东京有一个非常先进的办公室,已经有了Kei(锦织圭)的经验,”IMG的网球主管Max Eisenbud去年告诉《福布斯》。“该地区的关系很重要。”

大坂的代言中还包括新兴运动饮料BodyArmor和生产康复和运动产品的Hyperice。

她在去年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访时表示:“我对新兴企业的成长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增加价值非常感兴趣。”

“我希望我的团队寻找符合我个性和兴趣的品牌。”

和这个23岁已经制霸网坛的女孩一起成长,成为未来商业领域的巨人,哪家企业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呢?

2020年《体育画报》年度最佳运动员、《广告周刊》体育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、《时代周刊》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。这就是大坂直美现在的光环。

这个说话腼腆,有着蓬蓬头和亚洲人内敛的女孩,已经在欧美赢得了认同。

她的3740万美元的收入中,只有340万美元来自球场上的奖金,其余部分都是赞助代言。

大坂的故事和模式,会是未来女子职业运动员的发展方向。

场内是门槛,场外才是进阶。

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Kurt Badenhausen 的《Naomi Osaka is the Highest-Paid female athelete ever,topping serena williams》

(葛思文)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wzzs.com/13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